慶祝西藏和平解放70週年
2021 08/ 27 16:41
來源: 新華社

昔日農奴土丹堅參過上“看得見摸得着”的好日子

字體:

    新華社拉薩8月26日電題:昔日農奴土丹堅參過上“看得見摸得着”的好日子

    新華社記者柳新勇、張京品

    今年81歲的土丹堅參住在西藏自治區日喀則市一棟寬敞明亮的二層樓房裏。2003年,他花50多萬元買了這棟房子,當時有9間房,經過擴建現在有13間,還有一個車庫。“共產黨帶來的好日子是看得見摸得着的。”

    1940年,土丹堅參生於山南市,父母都是農奴,9歲時母親去世,12歲時父親也去世了,他和弟弟都成了孤兒,無依無靠,到處流浪。

    “我們兩個飯都吃不飽,更沒辦法交人頭税,領主讓我當朗生(農奴的一種)。我的一個叔叔告訴我,當了朗生的話就是下了人間地獄,入了苦海了,他讓我趕緊想辦法逃跑。”他説。

    可要逃到哪裏去呢?當時只有13歲的土丹堅參心想,只要還在山南,他們早晚還是會找到自己,他選擇逃往拉薩。那年大概10月,他光着腳丫,穿着破舊的衣服,一路走一路要飯,走了3天才終於到了拉薩。路上都是沙石,腳上磨出了很多水泡。

    到了拉薩,土丹堅參無依無靠,經常是白天要飯,晚上睡在街道上。生活不好過,最後只能給大户當傭人。“那時我雖然才13歲,大人幹什麼我就得幹什麼。每次早上6點多出發,回去時天都黑了,只能吃些很稀的糌粑。沒有被子蓋,只能睡在大户的土爐子跟前。”他説。

    有一次,大户的兒子拿着棍子讓土丹堅參到外面睡,他沒辦法,只好冒着寒冷的天氣到外面睡。吃不飽穿不暖,又沒有人身自由,這樣苦不堪言的日子土丹堅參堅持了不到兩年。1955年,他決定返回山南,畢竟那裏還有弟弟和親戚在。

    彼時,他的叔叔已經參加工作,介紹他到當地黨的機關當了一名通訊員。“當傭人的時候,衣服都是破爛的。當了通訊員後,組織馬上就給我做了新的衣服,買了新鞋,我高興極了,因為自從父母死後就沒穿過新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把做藏裝的布料送到裁縫那兒之後,我兩天就去看一次,看看做完沒有,高興得不得了。以前夢中的事真的發生了,自己不光有了人身自由,還有吃有穿了。我的父母雖然已經不在,但中國共產黨就像我的父母,他們是我的救命恩人。”土丹堅參説。

    當了半年左右通訊員,因為不識字,土丹堅參被派到位於拉薩的幹部學校學習。

    第二次去拉薩,他是騎着馬去的,穿着他的新鞋新衣。宿舍和教室都在帳篷裏,那時候條件差,也沒有什麼新鮮蔬菜,但是跟第一次來拉薩比已經是天壤之別。不久,他又被選派到位於陝西咸陽的西藏公學學習。到了1959年,西藏民主改革需要幹部和翻譯,土丹堅參回到了西藏,參加民主改革工作。

    舊西藏的農奴常説一句話:地是我種的,水是我澆的,可到了莊稼成熟的時候,享受收穫的卻是僧侶和官家。“真正讓農奴徹底翻身的就是民主改革。”土丹堅參説。

    經過民主改革,西藏百萬農奴翻身解放,獲得了人身自由。西藏社會生產力水平逐步提高,西藏各族人民隨之享有日益豐富的發展成果。

    “沒有西藏和平解放,就沒有民主改革,更沒有我們今天的幸福生活。”老人感慨地説。

    1980年,土丹堅參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,至今他還對當時的入黨誓詞記憶猶新。為了報答黨的恩情,每年國慶節和百萬農奴解放紀念日的時候,他都會買一面新的國旗,插到自家的樓頂上。

    “家裏現在有六口人,三個都是黨員,有五個人拿工資,生活幸福得不得了,跟過去比真是天上人間。”土丹堅參説。(參與採寫:陳尚才、李鍵)(完)

【香不香港集運】 【香不香港集運】
01002007080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